凝望,然后离开

有时候,曾经打动过你的一本书,或一部碟,能让你很久以后都会清晰忆起的,也许就是其中的一个细节。比如一提到《情人》,我就会想起那辆羞怯的黑色轿车,静静地停泊港口的一隅,在转角处无声地告别;还有《甜蜜蜜》,我不会忘了开头和结尾,还是陌生人的赴港谋生的张曼玉和黎明在火车上背靠背熟睡的样子,当火车停下,两人惊醒,慌乱地拿起行李冲进拥挤的人群,一人往左,一人往右,开始了小人物随波逐流的命运和卑微脆弱的爱情…….
我想,一部影片经过一两个小时的讲述和铺垫,最终的意旨会集中在一两处细节,象一个吸足了汁液的针管,那针尖准确地温柔地扎入你心灵最柔软的地方,然后把情感的汁液缓缓推入。

最近和一个同学在聊碟的时候,聊到了《纯真年代》,他非常喜欢,也集中在一个细节。这个细节结束的时候,这部影片也就结束了。他说,他专门去找了原版英文来看,和影片的结尾一致,很自然的一种好。
他的讲述勾起了我的好奇,尽管我看过这部片子,知道那个细节,但英文蹩脚的我没看过书。我找到了同名的掌上名著,经过简写的(这一点和他比起来真是汗颜),我较为吃力地看了结尾,斗胆地用我自己的语言译出来:
(背景:男主角纽伦和美丽清纯的梅是门当户对的一对,但他深爱的却是梅的表姐——一个正闹离婚名声不好的风情女子爱伦,两人经过内心痛苦的挣扎最终分开,纽伦走回他应该走的路。当孩子长大成佳节又重阳人,梅病逝,纽伦也年老了,一天,纽伦和儿子散步,儿子提议到姨家也就是爱伦的家去,在爱伦家楼下,纽伦犹豫了,他让儿子先上去,他说自己随后就到……)
“纽伦在长凳上坐下,一直凝视那个敞蓬阳台,心里估摸着儿子走上五楼楼梯,按响门铃,被请到门廊,进入会客厅的时间。他在心里描画着儿子微笑着、轻快有力地走进房间,他试图在这幅画里看到房间里的人——也许是一个社交时间,有很多人——在他们中间,一个黑衣女士,脸色有些苍白暗淡,很快抬起头来,半立起身,伸出纤长瘦削的手,手指上还戴着三颗戒指……他想她可能坐在靠近壁炉的沙发上,桌上的杜鹃花在她身后斜伸出来。
‘这幅图景比我真正上楼去还要清晰和真实!’他突然听到自己对自己说,他害怕,根植于内心美丽想象的最后一缕光线消失,于是他一直坐着,一直……
他在长凳上坐了很长很长的时间,天色已暗,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阳台,窗口一道光线在闪,片刻后一个男仆来到阳台上,收起雨蓬,关上百叶窗。
就在这一刻,他明白了,这也许就是他等待的,纽伦缓缓地站起身来,独自走回旅馆。”(全书结束)

凝望,然后离开,纽伦持续一生的精神之爱,就这样永远保持在了一个美丽的距离。
一个人对待自己精神之爱的态度,就是对待人生的态度。近远浓淡,其实可以把握得如此美好,如此分寸。
真正的精神之爱,其实并不与任何人有关,它只与你自己的心灵有关。喜欢《纯真年代》这样一个结尾的人们,肯定也会喜欢这句话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影音的感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。 标记为 * 的区域必须填写

*

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